隨筆

欣賞戲劇,本身就是一種請求理解與尋找知音的行為
排除純商業化的作品
作者編撰戲劇,以抒發自己的感情,此為尋求理解
欣賞者觀看戲劇,以達到精神上的滿足,此為理解作者
如果欣賞者能與作者產生共鳴,那個欣賞者自然會對這個作品有所感觸
反之則無法對作品產生感覺
所謂的神作,渣作,在拋掉商業化要素之後,餘下的,就是你的個人情感,作品則是作者精神的寄托,可以當成作者的一部分,你們的交談能否順暢,就要看你能否理解他,他能否被理解了
 
理解萬歲,不過世界不正是因為無法被相互理解才演變成今天這樣的嗎?

隨筆

有許多會長,特別是學生會長,你會問這麼多會長,為什麽雛菊就可以用會長代稱,智代就不會?
我覺得,這個一個人到達的極限有關係
雛菊目前的極限就是會長
而智代並不是一會長為最終目標
她通過成為會長守護了家庭的回憶,並且讓男朋友擁有了這樣一位厲害的女朋友
說起來智代也挺機靈
朋也以“讓我回想起又曾經這樣一位厲害的女友吧”為結束語
而智代以她特有的方法逆轉了這個理解
以“曾經厲害現在不厲害”為理解點出發,將朋也的卡送了回去
其實也不一定能接收到回音,但這正是智代,一個爲了愛義無反顧的女人
朋也自然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