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小說的樂趣

我覺得讀小說有好處
小說是最原始的戲劇方法,但它卻是最神奇的。
它由作者寫出來,但卻只是一個腳本,
就像每個人都會有喜歡和不喜歡的食物,
人們也有喜歡和不喜歡的文字。
人會在腦內賦予某種事物一個印象,
比如天野遠子,她會將自己看過的書賦予一種味道的印象。
我們也會將文字的意義根據自己的經歷,親自賦予它一種只屬於自己的意義
雖然大致上和別人的相同,但卻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這就是我們閱讀小說的‘指令集’。
通過小說,我們把自己腦中的文字的意義組合起來,形成一種連貫的語句的思路,這種思路跟隨著小說的發展形成了故事。雖然是作者所寫,但卻是在人們的腦中重新組合,重新構成了一遍。上帝創造了人類,作者創造了小說,你創造了小說裡的世界。
一個比喻,音樂盒帶有針腳的圓軸是小說,有長短不一的金屬片是讀者,作者就是製作圓軸的人。只有當圓軸轉動起來,使針腳撥動金屬片,並且連續起來,悅耳的旋律才會伴隨而出。這就是閱讀小說的美妙。而金屬片根據材料和音鍵長短,音色也各有不同,這就是讀者的力量,也就是一千個讀者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的原因。
閱讀小說,使我瞭解了自己;觀察由小說改編的電影,我瞭解了電影創作者的心理,以及整個製作組的心理。當然,心中所想與具體成果依然存在距離,但不可否認,我通過瞭解別人的哈姆雷特,瞭解了自己的那個哈姆雷特區別於別人最大的不同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