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中国漫画

贞本义行说:“日本的漫画家总是试图通过塑造一个人物来告诉大家一个理想的生活方式。”
夏达说:“中国的漫画家总是试图创造一个优秀的故事。”
我说:“中国的优势可能在于塑造意境美,而非极端写实的,特别是在漫画领域。但这有市场么?”
看了天漫上Buddy的新作和凉宫春日。我觉得漫画家在表现力上,这几年根本就没有任何进步。插画领域有了突飞猛进的硕果。而漫画界,没有市场支持,漫画家与读者显得距离很遥远。读者看不到自己想看的,而日本漫画刚好可以填补这样的精神饥渴。漫画家急于展现自己的锐气,一味地表现自己想要表现的东西。这不是对牛弹琴么。那些装作很迷某些漫画家的伪非别开玩笑了,漫画家需要的是真正的物质与精神支持,而非几个在网络上的宣言和口头表现!
有人会说:“不能让日本漫画的风格侵占中国。”
那我想问了:“中国漫画的风格在哪里?人物和背景的原画强者有很多,但那并不是漫画。没有风格,侵占从何谈起?我们需要的是虚心学习,而非虚无缥缈的民族主义。”

Advertisements

旧记事存档

现在的社会真的很浮躁,很内争,好的地方不看,尽看不好的地方。
今天在微博上对着一个头皮按摩器说这是搅拌蛋糕用的,结果创造了史无前例的20多条RT。我的见识不够广泛能够如此吸引大家的注意,实在不胜惶恐。
回想起总部现在的风气,许多新注册的新人有可能是小学生,也有可能是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和青年,这些人因为各自的阅历、生活环境等造就了不同的知识层面、世界观和性格特点。但主流还是那些对自身缺陷了解不深,或者明知有缺陷却摆出一副故意不合作的态度。这个时候,我们许多人就与之接下怨气,经常在背地里说坏话,并怂恿大家一起抵制该ID。从人类社会的角度来讲,一:不看自己有同样的缺点,先把别人的坏处揪出来是劣根性;二:通过踩扁自己觉得不爽的人,来提升自己的地位和表现价值,可谓向上爬的一种惯用伎俩。
我一度认为全人类只要心平气和地去沟通,那肯定会迎来世界和平的一天。曾经如此思考的我实在是太天真了;虽然不管如何努力都不可能达到,但我想至少可以朝好的方向发展。曾经如此思考的我也太天真了;虽然我曾经希望大家能够相互理解,相互包容,但现在的我却这样思考:正是因为有了各种各样的思想,人类的历史才能够如此不拘泥在同一个地方,大跨步地向前发展。代价就是,你将牺牲与人理解的机会。
林肯说过:“不要去评议别人,免得为人评议。”中国历史又告诫人们,每一位成功者的背后,都少不了厚黑学的功劳。我迷惘了,到底是听谁的?从近的来说,中国历史对我最有实际意义。而将来是一个全球化的大社会,人类不再拘泥于国家内部得发展,可以积极投身于跨国活动,此时需要以一种开阔发展的胸襟去面对全世界的人们。我觉得我该同时吸收以上两种经验。塑造正直的表我,并隐藏自私的真我。
我是否该学习对家人使用营业式的扑克脸?
我是否该利用朋友的感情来提升自己?

日本人的习惯 1

日本人对辈分,级别的重视程度非常高,即使是相差一岁的邻辈,晚辈也必须对长辈毕恭毕敬。这是一般情况。
日本人对公物的爱护程度很高,可能是社会公共设施,也可能是公司公物,但都很爱护,也要求别人爱护。

今天作为班长组织了小班入学野营的讨论会

日本和中国有一点不一样,中国一般都是说几年级几班,而日本是几年几组,而这个内再细分成小组的时候才会用到班这个级别。
我被分到了组里德六班。因为之前自告奋勇担任了副委员长,所以这次六班的讨论会我也自告奋勇地举手担任了Leader。自己也志向当制作进行,这点勇气还是需要的。其实这和工作比压力小多了w
今天最大的收获就是要善于听取组员的意见并同时揣摩他们的心理活动,推敲他们的想法。有些时候组员主动提出意见,就表明其实组员有一点不满了,只是不想直说而已,这个时候我就该停下自己的主张,去倾听他的意见,或许在我滔滔不绝的时候,组员已经了解到了我不知道的情报也说不定。

一度希望能建立一个能用日语写作的博客

从现在角度来说,已经不太可能了。主要是本人已经没有这个意愿了。

以前为了来日本留学,希望自己早日学会与日本人沟通而希望建立一个练习自己日语写作能力的博客,但渐渐发现自己经常没有精力来坚持这样。后来为了学习日语,又专门进入了日语学校系统地学习日语口语,写作这块也就渐渐放松了。经过了这一系列事情,渐渐觉得自己强迫自己做一件,反而会有适得其反的效果。而顺着自己的意愿做,从实践中获得领悟与教训,反而更适合自己的性格。所以日语博客这件事从现在来讲就被搁置了。短期内也不想再提及。

来日本一个礼拜了,简单总结一下自己做了哪些事吧,本来想总结自己花了多少钱的,但这不含交通费还好,一含交通费就发现自己算不清了,太细了。

4月1日,傍晚到东京,打的花钱了。

4月2日,跑去区役所办外国人身份登录,办原票花了点钱,再跑去办国民健康保险(以后要缴保险费的)

4月3日,去办了银行账户,然后凭账户购置了手机,终于恢复了网络(现在的智能手机都可以共享网络,于是笔记本的上网功能就恢复了)

4月4日,因为外面跑了2天,觉得没啥好干的,就在房间顿了大半天。傍晚时觉得实在无聊,跑去附近的水果店买了4个苹果,贵死我了。

4月5日,早上舍监让老生带我们熟悉上学道路,跟随大部队骑了一个来回。之后整理了一下再步行去学校参加留学生新人教育。傍晚,结交了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日本朋友,来自冲绳都岛。

4月6日,与朋友一起去了秋叶原,第一次去了史上最骗钱的咖啡屋——女仆咖啡。又去了上野公园赏樱花。第一次坐电车,对换乘还有有些恐惧。

4月7日,也就是今天,陪朋友去南面的川崎市看了电脑,因为款式实在少得可怜,遂决定第二天再去秋叶原看看有没有更好更实惠的。结果自己倒是买了张那朵花的蓝光。主要是为了里面送的第一卷分镜稿。晚上洗澡时结识了二年级的漫画专科的韩国人,房间里的宅物相当多,连吉他都有。

4月8日,准备再去秋叶原,一方面是陪朋友逛电脑产品,一方面是再好好逛逛秋叶原,晚上和极速、蓝好好聚一聚,吃一顿饭。

大致就是这样了,期间还有去百元店Cando买脸盆,去OK买扫把、小脸盆这样的琐碎的事,也不太记得是几号了,不过翻小票的话还是能知道的。虽然钱算不清,但小票都还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