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简单的主题讨论

自己喜欢的,想要去给予,奉献的对象,往往从来没有注视过自己。这是一种单向的关系,而一旦单方面希望打破这样的僵局,变成双向互动的关系,往往会演变为很坏的结果。所以世间诞生了许多这样单向的思念引起的双向悲剧。而资本经济诞生了一种简单而稳定的关系,即金钱关系。我付钱,你注视我,但这是因为你支付了代价的关系。这是一种不真实的关系,表面你为对象提供了支援,但多数是在不情愿的关系下完成的交易,最终的受益者始终是自己,虽然很多人觉得自己花了许多冤枉钱。人与人之间,最终维系的始终是感情,金钱只是一种因为相互需求而建立的临时关系。

那么既然要从感情入手,怎样加深感情的方法,是一大课题。前提是,结果是要为对方好,可以的情况下也要自己受益。而且爱是一个过程。

不过经常会从那些失爱的人口中听到“想要的东西就要去夺取,不管用什么手段。”也许在商品经济社会,这种社会供求关系会让人默许这种感情关系。虽然心里觉得不能接受,但从结果来看,许多人会认同这一点。

而社会的基本原则,最简单的关系就是弱肉强食,所以这种从结果来看的加深感情法,是否能称为可行呢?但这是一种赌博,做得不好,会令对象与你彻底反目。

想制作这样讨论人与人关系的片子,就像UC永远在讨论人与人之间是否能相互理解一样

今天的日记

只有今天想写而已orz

其实今天早上有些过火了,半夜看iM@S演唱会到凌晨3点才睡觉,早上7点半急匆匆起床,吃完早饭整理好行李就去学校了。早上是动画课,还好一开始是老师讲授动画的精髓,还给我们看了GHIBLI的Layout集,本来昏昏欲睡的我,一下子精神振奋,兴奋地画完了上回的课题给老师检查。当然错漏百出,但是比以前好多了,以前可以说是完全掌握不到诀窍啊。错漏很正常,关键是吸收掌握,运用到下次的作业中。

中午发生的事大条了,在我和角色科的同学会合准备去吃饭的时候,看到学校正门前的漫画咖啡店前挤满了人,还有不少警察和媒体。说起来那家店我还去过呢。一问韩国同学,才知道是一个逃亡了17年的犯人落网了,我一想,17年?东京沙林毒气事件?因为还不确定,吃晚饭之后回去学校问了日本同学才知道是真的。

真大条耶。之前刚刚翻译过回转企鹅罐的评论文,中间也调查了不少奥姆真理教的事,对这些事可说是持有相当新鲜的记忆,当然也感触颇深。之前也在蒲田车站附件见到了通缉令,不过我想犯人不会那么傻吧,结果真被抓了。晚上洗澡时和别的日本同学一交谈,才知道今天漫画咖啡店的老板娘可以说是啥都没赚到,还被妨碍营业,因为其实警察老早就盯着他了。

下午是我最喜欢的摄影课,课程是很实用的Timesheet认识,并且学会在AE中使用填写律表。不过在设定分辨率的时候出问题了,准备回家重做一遍。

摄影课结束后,和老师聊了许多关于业界和就职的问题,还有如何当好一个摄影。就业界来说,老师最推崇ufotable的摄影,很高端,我提到了A-1 Pic,老师说这是个气氛很融洽的公司;关于就职,老师也没有很直面地说,不过提到了T2的主页是他设计的,此外还有docomo的主页设计,之类的副业有许多,老师也是个善于观察的人,所以许多与视觉有关的东西都能够融会贯通,这也是我可以从老师身上学习的东西。摄影是一门统和素材的工种,所有前期的半成品都会最终汇集到摄影的身上,有时候甚至还有声音素材,所以实际上相当于一个实际操作的监督,是需要站在与监督相同高度上作业的工种,所以能驾驭监督思想的人,就能胜任摄影的工作。而且这个工种需要等许多前期工作完成后才能展开,但是等待的时间并不意味着无所事事,你需要利用这些时间去学习摄影技术,或者针对这次要做动画特效做各种尝试,获取最完美的做法。

和老师聊完天之后,赶去留学生欢迎会,一开始啥也没看,冲去了韩国桌了,然后被韩国同学引到一个奇怪的桌子上……这不是中国啦!去了中国桌,找到两个CG科的,不过没啥好谈的,他们连东西都不吃,算了,我还是去韩国桌混了。

运气的是,中途有一个猜拳大会。一开始我并没有想去参加,不过身边的朋友想去参加于是也就跟着去了,不过没想到才一局就中了。主持人问我来到日本后最开心的事是什么,我当时头脑发热,啥都没想就回答了“每个礼拜可以去秋叶原。”引得台下一阵欢笑。下台后还被6组的班导表扬“你这回答不错”。原来一时头脑发热的回答效果那么好啊,那我要不经常这么头脑发热好了。

之后的气氛就像酒会一样,中途有舞蹈班和唱歌班的人来表演。临走时我和6班的老师聊了许多动画业界的事,也听到了不少好玩的东西。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