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又开始了了无止境的争论

以前以为自己的人生之路已经想得够透彻了,但最近还是忍不住翻出来与人争论一番。
人在订立一个目标时,能决定的,只有自己将来处境的远景,而非包含在他人在内的集体的愿景。60年前可以,但是现在不行了。和平,带来了各种各样的意识,你可以决定的只有自己的命运,所以当你说你想做大官赚大钱,那是无可厚非的,但如果你说你想带领中国动画走出新天地,那只能是一笑置之了,当然这不代表你不可以这么做。
所以在考虑这些不仅仅关系到你自己,还关系到别人命运的目的是,就会演变成另一种更大的学说——政治。像我这种没有企图心的人,只希望自己过得好,顺便能照顾到大家就好了。
又有人扯到日本动画不行了,中国动画正在做着很厉害的东西,还有谁有再瞧不起谁了。
看这些东西,烦。
局外人扯淡还行,局内人就不同了。
就好像在被人骂,“你到底是不是中国人,想不想做一部代表中国的动画了?”
我想,我根本不会回答你,因为你这种意气用事的提问就好像60年前的共产党人一样。
我也想干大事,但我发现这也有可能成为别人的负担。
所以我先努力做好自己,成为一个能够担负起责任的人。
之后怎么样,爱杀爱剐随便你们。
我觉得做人到位了之后,才能有资格去说什么做大事,比如做一部厉害的,赚钱的动画。

Advertisements

记事

早上,醒来,可是没起来,在床上打了几盘WS。

中午起床,查得老家寄来的包裹寄到宿舍了,便跑去拿。

包裹(其实是箱子)抱回房间后,让同学来拿一点零食。

联系另一位在秋叶原的同学,确定大致汇合时间点

与同学先去吃了午饭,然后去了Animate。买了卡组和卡套

另一位朋友发来短信,没听见,过了半小时后感觉到的邮件,此时这位同学已在另一个卡片商店等待了半小时以上时间,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打电话过去,没怎么听清楚就被挂掉了,于是我和同学一起赶到了另一家商店。

到了那边后却收到另一个同学发来的短信,他到了我们之前在的那家商店。

于是我们再赶回去。

总算找到了。但是同学看上去很累,问了才知道他昨天才睡了2小时。

问了店家不能用信用卡购物后,草草地回了宿舍。

回去路上请客买了瓶芬达,略表歉意。

回去后在另一位同学的房间集合,带了罐薯片。

因为这位同学是去买游戏回来,于是回来后急着打游戏,没空和我对战,于是我开始整理卡组,并教一开始的同学如何用卡组,不过一口气是学不会的。

另一位同学的哥来了,来拷贝游戏……并说了些关于音乐游戏的趣闻逸事

接到同班同学的电话,确定晚上7点吃饭

于是去了居酒屋,隔了4个月终于喝到酒了。也吃到烤肉串了。一直在居酒屋打工,但像这样享受居酒屋的还是头一次。

喝得我是一脸红,等脸红退去之后生体开始出现红斑了

回家后着了凉,在厕所蹲了一小时

回想起来,以前在中国,偷偷摸摸玩游戏是一种浪漫


看到这篇文章,不禁勾起自己以前的回忆

以前上学,看看电视也要看你成绩好坏,玩电脑、游戏更是禁止。说起来,当时电脑和游戏也是同等待遇啊,不过我家比其他家要开明一点,电脑也在2000年就买了一台,连打印机都买了,不过也是挺传统的(传统=保守)。小学稍微放松点,毕竟课业压力没有那么大。上了中学以后,啥压力都来了。

我也曾因为叛逆走过下坡路。

当时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初三时一个人辛辛苦苦积攒了300元,买了一台二手GBA。虽然小学的时候,家人因为我学习好为我买过一台GB,让我接触了机战和第二次机战G,从而打开了机器人的窍门。但到了中学,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成绩下跌,无心向学,还玩早恋,总之作为当时中国学生典范的要素在我身上几乎绝迹了。啊,良心还是有的。至少没去学做流氓。恰好那个时候机战在GBA上风行,初二的时候用了一个暑假,趁家人白天上班,偷偷在电脑上痛了机战A。那叫一个感动啊。简直不相信自己以前是怎么活过来的。电脑上虽然可以玩机战,但终归是掌机游戏,希望在手上体验游戏的快感,于是便琢磨着买一台GBA来体验一下真正GBA掌机玩家的滋味。那个时候已经出了GBASP,我也很想优先买这台,这样就可以半夜躲在被窝里玩。多么贴心的设计!多么照顾国人!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后来才知道是因为GBA的光反射能力实在太弱,会对小孩子的视力造成影响,于是我的近视就是GBA造成的。但当时的GBASP售价接近800,对于一个初中学生来说,不靠父母一次性支给,自己拿出800块钱简直是痴人说梦。怎么办呢?那个时候路过学校旁一家比较小的游戏机店,因为无聊进去和老板聊了一下,没想到老板说自己刚收了一台人家卖掉额GBA,配件齐全,售价300,。300!当然二手GBA到底值几个钱我也没考虑,只知道300话,短期内通过积累零用钱是可行的。于是夜以继日的想办法加快积累零用钱,终于在初三的第二学期买到了这台二手GBA,还丫是透明款的(对,初三第二学期,你懂的)。买来后,马上买了机战R重新玩了一遍,爽!虽然电脑屏幕色彩比较鲜艳,但那始终是电脑屏幕,和液晶屏是不同的!当时的想法现在看来,确实充满了感性的美,其实客观上,游戏机点对点的效果也是电脑显示屏无法比拟的。也因为沉迷于GBA的机战,以及各种叛逆的思想,导致中考一塌糊涂。顺其自然地进入的比较差的高中。呵呵,此为题外话。

因为GBA是初三买的,所以初中对掌机的记忆大部分是空白的,只有一点点用GB玩口袋妖怪银的余味。升入高中后,就开始大玩特玩了。大(偷偷摸摸地)玩特(偷偷摸摸地)玩。因为初中的失利,家人或许也意识到,我不是天才类学生,也不是善于管理自己的人,于是开始降低要求。说是降低要求,只是说在成绩上在班级靠前就行,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可以随便看电视,玩电脑。因为GBA是偷偷买的,家人不知道,也就意味着绝对不能被发现,而且一瞒就要瞒至少三年!家人对我的零用钱多少从不过问,但对支出却有着明显的关注,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我上班后买了一台PS3带回来,居然被父亲骂了一顿,还白眼了,不过那是他老人家的个性罢了,工作了他也没法对我的“成绩”指指点点了。那个时候的父亲是非常严厉的,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高中的暑假,我通过计算家人回来的时间,提前关掉电脑(清除电脑执行记录的习惯也是那个时候养成的),冷却显示器(CRT很烫,需要用电扇风冷至少半小时)。但有时候因为贪玩,把一些光碟和玩具遗漏在电脑旁,父亲有一次回家看到了,直接把这些从卧室很大力地扔了出来,丢到了客厅地上,玩具还摔碎了。不是拿出来而是丢出来,这对我来说是何等的耻辱啊!但我只能忍气吞声,能做的抵抗,就是不和父亲说话,能躲远就躲远点。每天在家里做好基本家务,(装成)一天没开过电视、电脑,认真完成作业,少被他指指点点。因为那个时候,成绩就是评价一个人优劣的一切,我在差的高中读书,成绩必然无法拿来与父母的同事比较,光听到学校人家就会明白我的水平了。这件事上,我现在也觉得父亲是不对的。我甚至那个时候非常憎恨父亲。

趁家人不在时,我大多是通过网络获取一些机战的攻略资料,然后整理好打印出来,留着慢慢看(虽然电脑不让我玩,但是Office的处理能力通过母亲编写公文经验的传授,已经有一定水平了)。待家人回来后,便借口做作业躲进房间关上门,开始玩GBA。虽说关上门,但上锁是不被允许的,那明显是你在做小动作。记得那个时候搞了好多能在家人开门的瞬间藏好GBA并摆出正在写作业的姿势。比如拉开抽屉玩,如果听见家人的脚步声,立刻放进抽屉拿起笔;还有在写字台正前方的小物品架上放一层遮盖物,一听见脚步声,就把GBA往里塞,盖好。一般家人都是一副没有发现的样子,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发现,开门看到我在写作业,就关上门继续看电视去了。也因此练就了我当时奇强的条件反射,以至于现在在打瞌睡时听到脚步声有时也会不自觉地弹起来。估计是吓怕了,谁叫我胆子小呢。

除了关上门偷偷打机,还有一个更安全的方法,绝对不会被发现,就是躲进厕所玩。因为上厕所,可以名正言顺地上锁,不过上厕所是真的,只不过爽完了后就开始打机了。缺点是不能长时间玩,一长就会起怀疑。所以那个时候为了避免遭怀疑,我都会把GBA藏裤袋里,再拿一本小说或杂志进去。感谢那些书籍。除了这些之外,我还尝试过许多既安全又稳定的偷偷摸摸打机法,不过记忆久远,不太想得起来了。

很多人会在半夜躲在被窝里打机,但我却真的没有怎么做过,直到买了DSL。一个是GBA屏幕实在太暗了,那个通过GBA上方口子的照明灯根本看不见屏幕的内容,打开灯也太危险,虽然关上门好一点,但半夜父母一起来,看到我房门关着基本就等于穿帮了。不过这些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是第二天还要早起上学,不睡觉可不行。经过了中考的失利,高中的学习我还是很按部就班地来的。这点我没有再堕落下去。至于暑假,因为第二天父母会早早出门,我也不必熬夜玩游戏。

就在这样偷偷摸摸的日子里,我通了机战在GBA上的所有作品,顺带还有一些别的GBA游戏,比如黄金的太阳,拳皇EX2,都是些好游戏。那个时候,玩游戏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和现在因为信息量爆棚后的无感简直是天与地。要是那个时候能玩到现在的高品质游戏就更好了。

下次回忆一下我和弟弟的高中暑假趣闻吧

日本人的习惯 1

日本人对辈分,级别的重视程度非常高,即使是相差一岁的邻辈,晚辈也必须对长辈毕恭毕敬。这是一般情况。
日本人对公物的爱护程度很高,可能是社会公共设施,也可能是公司公物,但都很爱护,也要求别人爱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