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废话

以前还经常发表一些见解,来寻求志同道合的人。那是在学生时代。走入社会后回过头仔细想想,这意义不大,因为争论与行动没有统一起来。所以觉得自己得做些什么,而不是想些什么。

Advertisements

最近又开始了了无止境的争论

以前以为自己的人生之路已经想得够透彻了,但最近还是忍不住翻出来与人争论一番。
人在订立一个目标时,能决定的,只有自己将来处境的远景,而非包含在他人在内的集体的愿景。60年前可以,但是现在不行了。和平,带来了各种各样的意识,你可以决定的只有自己的命运,所以当你说你想做大官赚大钱,那是无可厚非的,但如果你说你想带领中国动画走出新天地,那只能是一笑置之了,当然这不代表你不可以这么做。
所以在考虑这些不仅仅关系到你自己,还关系到别人命运的目的是,就会演变成另一种更大的学说——政治。像我这种没有企图心的人,只希望自己过得好,顺便能照顾到大家就好了。
又有人扯到日本动画不行了,中国动画正在做着很厉害的东西,还有谁有再瞧不起谁了。
看这些东西,烦。
局外人扯淡还行,局内人就不同了。
就好像在被人骂,“你到底是不是中国人,想不想做一部代表中国的动画了?”
我想,我根本不会回答你,因为你这种意气用事的提问就好像60年前的共产党人一样。
我也想干大事,但我发现这也有可能成为别人的负担。
所以我先努力做好自己,成为一个能够担负起责任的人。
之后怎么样,爱杀爱剐随便你们。
我觉得做人到位了之后,才能有资格去说什么做大事,比如做一部厉害的,赚钱的动画。

今天被严重点醒了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日语能力不错,虽然谈不上多少出众,但一般交流能力还是可以的。
但今天给就业指导的老师看了自己写的文章之后,瞬间就被批评得体无完肤。
并非言辞激烈,而是单纯的说服力。
“日本人这样读了不懂啊”
“日本人不会这样说的”
毫无还击之力。
回想起来,刚来日本的我,意气风发,很多场合并不在意自己没有听懂,相信自然而然就会懂了。
而实际上并不是如此,很多情况下,我和许多日本人依然无法交流。对方说的话我依然一知半解,无法全部听清楚或听懂。
这并不是别人的问题,是我自身的问题。

今天开始稍微写一下自己的求职日记

今天收到了STUDIO4℃发来的回函,告诉我没通过资料审查。
意料之中的落选。
原因推测:临近截止才发送邮件,完全感受不到诚意。

今天参加了Gohands的说明会也第一次面试。
没仔细回想之前写的,导致回答问题的时候都没仔细回答,印象刻得不够深。

今日反省:重写自己的PR,不求阅历丰富,但求讲出至少一件事的真实体会,力求深度。

少壮不努力, 明天就会死

每次都摆出一副受害者的表情怨天尤人。没错天是不公平的,但以这个为理由磨灭自己也要努力的部分,这样一辈子都无法进步。当然没人要求你进步。
自己不考虑出路,要求别人迎合自己,嫉妒不成熟的体现。
一味埋怨为什么自己无法晋升的人,是永远无法获得晋升的。因为他搞错了东西入手的顺序。走火入魔了。

TAF第四天感想

每次展会,有漂亮的小姐时,周围肯定会聚集起一群拿着相机的奇怪大叔。不知道他们是职业摄影师还是单纯的合法痴汉;
时代变了。当神谷明登场的时候,观众的反应既不是健次郎,也不是筋肉人,更不是流龙马,而是博青哥。